萊菔子還有降壓、止呃、治尿閉、濕疹…的功效,你知道嗎?

早上讀文章,晚上看評論。

中醫書友會第 1796 期

每天一期,陪伴中醫人成長

I導讀:萊菔子是臨床常用藥,那您對於其降壓、止呃和治療不寐、排尿功能障礙等疾病的功效是否有所了解?本文為萊菔子治病的一個專題,內外使用,大大擴大了萊菔子的使用範圍,讀後真是讓人大開眼界!(編輯/閆奇峰)

萊菔子降壓、止呃功效著

作者/張明

血隨氣動,萊菔子降氣的同時並能降壓。

筆者曾以萊菔子15g,決明子15g,泡水代茶飲,治療原發性高血壓病人60餘例,均收到良好的降壓作用,茲舉案例以證之。

李某,男,52歲,1991年10月21日就診。患高血壓病10餘年,時發頭痛、頭暈。3年前因腦梗塞住院治療,後遺頭中轟鳴,舒張壓居高不降,長期服尼莫地平、巰甲丙脯酸等效果不著。半月來頭痛頭暈、頭中轟鳴加重,夜不能眠。診見形體肥胖,舌苔白膩,脈滑。血壓28/16kPa。遂用萊菔子15g,決明子15g,泡水代茶頻頻飲服。服藥3天,症狀減輕,血壓24/13kPa。繼服1個月,睡眠好,諸症消失,血壓20/11kPa。上方間斷服用,4年來血壓情況良好。

萊菔子對氣逆於上之呃逆,具降逆氣、止呃之功,隨證加用本品,療效顯著。

如治患者王某,女,46歲。患慢性淺表性胃炎10餘年,反複發作上腹疼痛,多方醫治,療效不佳。1月來腹痛加重,呃逆頻作,心悸乏力,納呆惡心。舌質淡苔白,脈沉細。證屬脾虛,胃氣上逆,治宜健脾行氣降逆。

處方:黨參30g,炒白術30g,茯苓15g,砂仁15g,雞內金15g,厚樸15g,蘇子15g,枳實15g,炙甘草10g。服6劑,除呃逆外餘症皆輕。遂予前方加炒萊菔子30g。服3劑,呃逆若失,繼服6劑,諸症消失而愈。隨訪1年未見複發。

萊菔子治療嬰幼兒便秘

作者/邵金階 邵迎新

筆者數十年來用萊菔散治療嬰幼兒便秘,常獲良效。

炮製及服用方法:萊菔子適量,水洗,淘淨砂及雜質,文火炒熟(以炒至微鼓起並有香氣為度)去殼,研極細末,貯瓶備用。每次取藥末5~10g加白糖適量,開水衝泡,待溫頻頻喂服,亦可拌入奶粉或稀飯中服用,每日2次,連服5~10天。

病案舉例:蘇某,女,1歲6個月,1986年5月6日初診。每3~5天大便一次已4個月,便幹成粒,便時哭鬧,甚則肛裂出血。曾多方治療未效,不得已,用小兒開塞露方得以幫助排便。囑用上方10天,停用開塞露,自第5天起,每日或隔日大便1次,隨訪2年,未複發。

按:萊菔子質潤多油,能潤腸通便,長於利氣,“生升熟降”,以助胃腸運化傳導。萊菔子雖為化氣消食之品,但性味甘平,不致耗傷正氣,戕害真元,且萊菔子炒熟氣香味甘,白糖調拌,小兒尤樂服用。

萊菔子治便秘、不寐

作者/餘國俊

萊菔子功擅降氣通便,豁痰寧神,若用之加入對證方藥中,奏效頗捷。

萊菔子降氣除脹之功,類似枳、樸,而其通便之力則勝之,故可用於各種實秘。又因其降氣通便而不傷陰,亦可用於腸燥津乏之虛秘。如習慣性便秘屬脾陰不足,腸燥津乏者,即使常服麻仁丸亦難收長久之效。蓋因方中有大黃、厚樸,久用之,難免苦燥傷陰之弊。

筆者每投白芍30~50g,生、炙甘草各5~10g,大滋脾陰為主,加生草決明、肉蓯蓉各30g潤腸通便,療效一般較滿意。但遇少數頑固病例,必暫加炒萊菔子30~50g降氣通便,奏效方捷。

如1987年12月5日治方某某,女,38歲,便秘3年餘,腹脹,大便6~7日一行,糞塊堅硬,便時肛疼甚劇,常服果導片、麻仁丸、番瀉葉,外用開塞露,效差。察其舌偏紅欠潤,苔薄黃少津,脈弦澀。投上方3劑,仍未解便,腹脹難忍。乃加炒萊菔子50g,服1劑大便即通,腹脹大減,連服3劑,大便每日1次,腹脹除。為鞏固療效,去萊菔子,續服12劑,隨訪3個月未複發。

臨床時見有小兒便秘者,大便堅如羊矢,便時哭啼,又艱於服湯藥。治此者,可將萊菔子炒熟,軋為細末。1~3歲,每服3g;4~7歲,每服5g。開水調成糊狀,兌入少許白糖,每餐飯前頓服,3~4日即見效。

萊菔子豁痰寧神之功,諸家本草未見記載。筆者治痰飲停於心下,或痰熱擾心而致不寐,用苓桂術甘湯或溫膽湯化裁效差者,輒重加萊菔子豁痰以增效。

如1991年8月13日治陳某某,女,46歲。不寐半年,每夜隻能淺睡1~2小時,多夢易驚,服安眠藥方能入睡。伴胸悶,心煩,嘔惡,舌紅苔黃粘膩,脈滑數。投以黃連溫膽湯加石菖蒲、炙遠誌、天竺黃等,服5劑,諸症減輕,黃粘膩苔稍退,但仍需服安眠藥才能入睡。乃加炒萊菔子30g。服藥期間頻吐粘涎,大便每日3次,服3劑後,黃粘膩苔退盡,不用安眠藥亦可入睡4~5小時。後以十味溫膽湯合酸棗仁湯化裁,連服15劑而愈。

萊菔子必須炒熟用之;若生用,小劑量可致嘔逆,大劑量(30g以上)則嘔吐。

萊菔子治療排尿功能障礙

作者/郭奕文

筆者在臨床中運用萊菔子長於利氣的特點治療排尿困難取得滿意效果,茲舉驗案如下。

李某某,男,50歲,因腎絞痛於1996年5月20日入院。靜脈滴注山莨菪堿後因膀胱逼尿肌鬆弛,膀胱括約肌張力增加而出現排尿困難,予針刺、熱敷無效。患者伴咽幹,煩渴欲飲,小腹脹滿。此為肺熱壅盛之候,肺為水之上源,主通調水道,熱壅於肺,肺氣不能肅降,水道通調不利,故小便不通。予萊菔子10g炒熟一次吞服,約20分鍾後小便自排而愈。

曾遇兩例患者,留置導尿數天拔除導尿管後出現排尿困難,經使用他法治療無效,采用上法治療,症狀均在1小時內迅速緩解。

排尿功能障礙屬中醫癃閉範疇,其根本病因在於膀胱氣化無權。《證治匯補》指出:“一身之氣關於肺,肺清則氣行,肺濁則氣壅。故小便不通,由肺氣不能宣布者居多,宜清金降氣為主……”。萊菔子長於利氣,氣機利則水道通,實踐證明其療效顯著且使用方便。

現代藥理研究證實,萊菔子有對抗腎上腺素的作用,且炒品效力明顯強於生品,故萊菔子炒用可使膀胱逼尿肌收縮,膀胱括約肌舒張,從而改善排尿功能,對動力性尿路梗阻效果好,對前列腺增生引起的機械性尿路梗阻也有一定效果。值得一提的是有觀點認為萊菔子有耗氣的作用,虛人慎用,筆者在實踐中觀察到,氣虛患者使用本法同樣療效顯著,且未見不良反應。

萊菔子外用治療術後腹脹

作者/吳超傑 湯坤標

筆者用單味萊菔子,研成細末後外用,治療腹部術後腹脹,有促進腸功能恢複的效果。現介紹如下。

臨床共觀察65例,年齡19~62歲,平均41.5歲。其中急性腸梗阻術後21例,外傷性腸破裂、腸修補術後18例,化膿性闌尾炎、闌尾切除術後13例,外傷性脾破裂、脾切除術後7例,十二指腸潰瘍穿孔、修補術後6例。

治療方法:炒萊菔子200g,研成細末,用紗布包成藥墊狀,置於臍部,再用TDP照烤加溫,至腹脹緩解。結果經上述治療後,65例腹脹全部緩解。

術後腹脹是因腹部手術時,胃腸遭受到暴露和手術操作刺激、腸腔內積氣過多所致。胃腸道蠕動恢複正常,肛門排氣後即自行緩解。如果術後數日仍未排氣,沒有腸鳴音多為腸麻痹。如腹脹伴有陣發性絞痛,腸鳴音亢進,甚至出現氣過水聲,多為粘連所致的機械性腸梗阻。嚴重腹脹可使膈肌升高,運動受限,影響呼吸功能,對胃腸吻合口和腹壁切口愈合也有影響,故必須及時處理。

術後腹脹是因手術損傷導致髒腑功能失調,氣機阻滯所致。六腑的生理特點是以通為用、瀉而不藏、動而不靜、降而不升、實而不滿。治則宜理氣通腑。萊菔子味辛甘性平,主降氣平喘,化痰消積,理氣除脹。生用則性善上升,炒用則性善降。

經臨床65例應用體會,炒萊菔子外用能消除術後腹脹,促進術後腸功能早期恢複,對預防腹腔內粘連的發生有顯著的作用。

急性濕疹外用萊菔子

作者/傅玉山

筆者曾用自製萊菔子膏治療急性濕疹4例,收到了滿意效果,現介紹如下。

萊菔子膏製法:取萊菔子60g,放置於熱砂鍋中拌炒30分鍾,取出冷卻後研末,與適量棉籽油調成糊狀,備用。用時取適量萊菔子膏敷在患處,每日1次。

如治章某,男,45歲,農民,1994年9月10日就診。患者3天前在稻田施肥後始覺雙下肢內側及陰囊外瘙癢,繼之皮膚潮紅、腫脹。刻診:患處瘙癢不止,浸淫成片,局部有少量結痂,伴心煩、食欲減退、大便幹結、小便短赤,舌質紅,苔黃膩,脈滑數。診斷為急性濕瘡濕熱型,內服藥以清熱利濕為主,用龍膽瀉肝湯合二妙丸加減,同時囑以患者用10%的黃柏溶液外洗、濕敷,並配合青黴素、抗過敏藥等治療,7天後症狀仍無改善。後用萊菔子膏外敷患處,每日1次,3天後病情減去大半,7天後痊愈。

《日華子本草》有萊菔子“醋研消腫毒”之說,《本草綱目》亦有治“發瘡疹”的記載。現代藥理研究證實,萊菔子對各種致病菌及皮膚真菌有不同程度的抑製作用。

推薦閱讀

I 版權聲明

本文摘自《中醫雜誌》,1998年第8期。作者/張明;邵金階、邵迎新;餘國俊;郭奕文;吳超傑、湯坤標;傅玉山,編輯/閆奇峰,校對/王雅晴,曉燕。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係。

您可能還會對下麵的文章感興趣: